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舊聞     雜誌

 

2000.12.01

【太陽報】

盧慶輝勾人老婆被伍詠薇怒摑

2000.11.30

【蘋果日報】

【東方日報】

STAREAS

盧慶輝以朱總理為伴

盧慶輝帶朱鎔基伴遊

家燕姐率領《真情》大隊往大馬做舞台劇

2000.11.18

【東方日報】 盧慶輝甚得公公婆婆歡心

2000.11.14

【商報】

【新報】

【大公報】

【明報】

【蘋果日報】

家燕訓示盧慶輝 少蒲夜店多行善

薛家燕捐錢與盧慶輝襄善舉

薛家燕告誡盧慶輝

薛家燕要盧慶輝改善形象

好姨撐盧慶輝挑戰魯振順

2000.11.09

【星島網】

【蘋果日報】

唔打算整容

盧慶輝新綽號「刀疤輝」

2000.11.08

【娛民日報】

【新報】

盧慶輝負傷返工請罪

盧慶輝內疚嚇親家人

2000.11.02

【太陽報】

【星島網】

張慧儀祝盧慶輝早日康復

盧慶輝一句咩事畀人扑

2000.10.31

【娛民日報】

【商報】

【商報】

【蘋果日報】

盧慶輝返港未毀容

盧慶輝傷臉恐毀容 真情藝人深表關注

盧慶輝夜店被襲 謝天華否認在場

盧慶輝面腫腫返港母親護駕

2000.10.30

【太陽報】

【太陽報】

【太陽報】

【東方日報】

盧慶輝搭訕遭爆樽啞忍縫10

盧慶輝公開遇襲另一版本

無線新劇不會易角

盧慶輝遇襲毀容縫20

2000.09.24

【太陽報】

Cyber日報】

盧慶輝否認風流惹的禍

盧慶輝車子失竊

2000.07.08

【蘋果日報】

《大囍之家》婚紗禮服花車巡遊

2000.06.23

【蘋果日報】

【新報】

盧慶輝被入稟追討二萬三千元

盧慶輝被追數

2000.06.17

【大公報】

盧慶輝登台進賬不少

2000.04.17

【星島網】

張慧儀粉碎復合傳言

2000.04.11

【新快報】

張慧儀盧慶輝再度牽手

2000.04.08

【蘋果日報】

與盧慶輝酒店過夜傳復合

2000.04.03

【蘋果日報】

姚瑩瑩怒摑盧慶輝

2000.03.13

【星島網】

盧慶輝潘芝莉攜愛犬籌款

2000.01.29

【羊城晚報】

盧慶輝向雍正學習

 

盧慶輝勾人老婆被伍詠薇怒摑

  盧慶輝早前在澳門遇襲受傷,想不到近日連拍劇亦被打,莫非真的有咁秧o咁蹺?


  日前Marco(盧之洋名)在中環拍攝無Y新劇《街市的童話》,劇情講述他離開公司門口時,被羅嘉良和伍詠薇找晦氣,伍詠薇更憤然代羅嘉良出手掌摑Marco,打得Marco呆立當場。事後追問Marco為何近期總是拍被打戲分,他沒好氣地說:「唔答呢咁問題!」

  記者再追問Marco這次在新劇中被人掌摑,是否因為他勾引羅嘉良老婆所致,Marco即調皮地回答:「梗係唔係啦!我都冇勾引人老婆,係人老婆媾我之嘛」

TOP

盧慶輝以朱總理為伴

 

 

 

 

 

  早前在澳門遇襲受傷的盧慶輝笑說自己受傷後仍有去夜店耍樂,但到吉隆坡後主要娛樂則是睇書,他在旅行袋中取出一本關於朱鎔基總理的書籍,並說:「我會以朱總理為伴,學習佢做人處事態度。」問到他會否送飛畀前度女友張慧儀的父母欣賞舞台劇?他不願多講,只說:「過去唔會講,做人應該向前看。」

 

 

燕姐率領《真情》大隊往大馬做舞台劇

  好姨薛家燕今天剛完成電台節目,便立即趕赴機場,與其他《真情》演員?合,前往馬來西亞雲頂演出兩場的舞台劇。家燕姐雖然在這段時間,不能親自做電台節目,但卻會每天致電回港報告現場實況。

  好姨透露此行往大馬演出舞台劇外,更會為當地一間公司剪綵,報答上次劉丹嬴取180萬巨款。據知大馬當地天氣比較凍,身為團長的家燕姐,臨行前叮囑各位演員,特別是一班長者需要帶備多些寒衣。至於大病初癒的司棋姐,日前在家中執拾衣櫃時,不幸又弄傷腰骨,現在坐下來都會痛,所以舞台劇中,己大量刪減她的戲份,不致她太過勞碌。

  剛復工的盧慶輝,吸收上次澳門遇襲的教訓後,坦言不會出去玩,隨行只帶備一本講述朱鎔基的書籍,以朱總理為伴。至於會否順道探望前女友張慧儀,盧慶輝說前事不要再提,人家的私事已不關他事。

盧慶輝帶朱鎔基伴遊

  昨日《真情》演員一行十八人往馬來西亞演出舞台劇掘金,其中盧慶輝自上次在澳門遇襲後再次外遊,被記者問他會否再去蒲?他馬上說:「唔會啦!馬來西亞我去過好多次,乜地方都蒲過,我會修心養性,今次我特登帶本講中國總理朱鎔基書,睇佢心得。」而譚倩紅、李司棋一眾長者應聲齊說會實盧慶輝。

  而薛家燕姍姍來遲,她解釋是因為往電台主持完節目「家天下」趕來,她說:「電台方面對我好好,准我請假做舞台劇,不過我自己都想盡量做番自己工作,所以每日我會自費打長途電話返香港,主持番半小時節目,算係有個交代啦!」

  薛家燕並表示會在當地聯絡馮寶寶,希望請她睇劇,並透露會與其他的「五公主」,夾錢送份大禮給馮寶寶賀她新婚之喜,她還笑言買這份禮物責任很重大,都是交由陳寶珠、蕭芳芳她們揀選。李司棋在執拾行李時不慎傷及尾龍骨的舊患,故原定今次在劇中有某些要彎腰或太大動作的戲分亦要刪剪。

TOP

盧慶輝甚得公公婆婆歡心

  無線台慶劇《碧血劍》於下周一推出,昨日劇中演員江華、盧慶輝、吳美珩與關寶慧等齊齊到老人院探訪,活動於天台進行,一班老人家有坐住輪椅有住拐杖的,一早到天台等候,由於天氣轉涼,天台又大風,不少老人家都要立即加帽加頸巾包頭,但為了等齊演員,令活動延遲了半個多小時才開始,公公婆婆在天台乾吹風,都算陰功,好彩當公公婆婆見到一班演員出現時,又開心到不覺凍。

多做善事造好形象


      盧慶輝果然好聽薛家燕的話,叫他多做善事造好形象,昨日又抽空出席探訪活動,盧慶輝因為曾演《真情》關係,甚受公公婆婆歡迎,他也慶幸澳門遇襲事件未有損害形象,不少影迷,甚至遠在台灣都致電慰問,令他好感動。

TOP

家燕訓示盧慶輝 少蒲夜店多行善

  每年一度的《歡樂滿東華》又即將舉行, 昨日薛家燕率領一班藝員為其中一個環節《全台藝員卡拉之星大唱游》進行宣傳,并表示會捐出一千元贊助盧慶輝演唱,希望他以後多些練歌,不要再蒲夜店。家燕即場致電盧慶輝,要他立刻趕入電視城見記者。
 

  而盧慶輝在家燕姐電召下,立刻趕入電視城,對於家燕姐今次贊助他,是希望他多做善事,同時多些唱卡拉OK而減少去夜店,盧慶輝說:“我一直都有做善事,而經過今次,我也覺要減少去夜店。”現時,盧慶輝已開始為《街市的童話》開工,他表示臉上傷口大致可用化妝掩蓋,但左腮邊的傷口就較明顯,幸在“的水”遮掩下并不礙眼。而在劇中,他亦有一場戲是說他被人誤會而遭毆打,但他未知會怎樣拍。

薛家燕捐錢與盧慶輝襄善舉

  一年一度的「歡樂滿東華」就快舉行,昨日一班藝員率先籌款為「全台藝員卡拉之星大唱遊」環節做勢。

  上年籌得善款達七十多萬的薛家燕,今年再接再厲演出,但由於市道不好,加上之前搞舞台劇時已有不少贊助商出手幫助,所以家燕姐相信今年善款未必能勝往年,不過她仍會落力呼籲善心人支持的。

  家燕姐為善不甘後人,她更即席捐出一千大元,善款給盧慶輝,好等「立生」(盧之暱稱)也能夠參與這個善舉,家燕姐為此即致電「立生」急CALL他回來,並表示讓「立生」做番正面事情,得閒就少去蒲夜店咁話。

  而不消片刻,「立生」便匆匆趕至現場,只見他在化妝後,面上傷痕毫不礙眼,他更自嘲留了數年的「滴水」終於有用武之地。現時「立生」已回復工作,續拍「街市的童話」,相信經被打一事後,「立生」已回復元氣,認真去投入工作。

薛家燕告誡盧慶輝

  「歡樂滿東華」項目《全台藝員卡拉之星大唱遊》,昨開始由藝員報名與找贊助人。去年薛家燕是獲最高善款贊助的藝人,共籌得十五萬。昨日開始報名,「家燕姐」亦是第一位。父親給她三千八百元贊助,而吳家樂又加一百元贊助共三千九百元。她表示,今年要找贊助善款壓力較大,因為早前《真情》舞台劇她找贊助欠下不少「人情債」。她又提議,希望今年《東華》不要將這個項目安排得太後演出。去年是凌晨三四點才安排藝員演出,對贊助的善長難交代。

  此外,她昨日又臨時致電給盧慶輝,要他參加《卡拉之星》「好姨」更捐出一千元贊助盧慶輝。她表示,想盧慶輝多做善事,令外界對他有正面的觀感。她更教訓盧慶輝要少去士高跳舞,若想跳舞便告訴她,她可以代他安排練舞室。他應抽時間練歌去登台。

  盧慶輝在澳門遇襲後休息了一段日子,昨日他要開工拍《街市的童話》。他表示,傷口已復原,其實不算大件事,不過,他多謝大家關心,對「好姨」的教訓他亦好受落,表示自己以後會少去那些夜店。

薛家燕要盧慶輝改善形象

  昨日《歡樂滿東》的「全台藝員卡拉之星大唱遊」招待會藝員報名參加自己找贊助。

  原本盧慶輝沒有參加但家燕電召他返電視城並捐出一千元贊助他唱歌。她稱希望盧慶輝做善事形象正面些因為他們還要合作登台。她只好似阿媽教仔提醒他少去的士高跳舞情願多些時間練歌。盧慶輝對家燕的教訓也表示會聽話。

好姨撐盧慶輝挑戰魯振順

  薛家燕、蔡慧敏、魯振順、吳家樂同馬小靈噚日下晝電視城出席《歡樂滿東華2000∼全台卡拉之星大唱遊》記者會。

不滿被搶風頭

  現時「卡拉OK」大唱遊捐款數目以薛家燕籌得三千八百元排頭位,魯振順則以三千三百八十八元排第二。記得舊年東華「卡拉OK」大唱遊,捐款數目排第二魯振順不滿俾蔡楓華搶晒風頭,搞到大發牢騷。怪唔得魯振順噚日公開話:「今年唔會有個乜華、乜楓出現。」但佢今年則遇另一勁敵,就係籌款數目暫時排第四盧慶輝。

  好姨薛家燕噚日特登贊助盧慶輝一千蚊:「我要佢做善事,做返正面,唔好再去蒲。」而盧慶輝噚日重特登返電視城當眾多謝薛家燕!

TOP

唔打算整容

  在澳門遇襲受傷的盧慶輝,閉關十幾日養傷後,終於「出關」面對群眾,而受傷的眉骨位及耳腮位已不用貼上膠布,臉上頗長的疤痕就清晰可見。

 

  據悉,Marco(盧慶輝)今次被襲,據聞已由有勢力人士幫他擺平?「如果有就唔駛搞成咁啦,(會否整容磨平傷口?)唔駛,之前容姨(譚倩紅) 喱膠布貼傷口,傷口就變得好平滑,(打後的雲頂之旅《真情》舞台劇會否演出?)梗係隨隊出發,而且《街市的童話》亦會在十三日復工,(怕唔怕面部有傷口會唔連戲?)化妝後應該冇問題!」

 

  Marco笑言經一事長一智,他說「事件發生後,感到對父母唔住,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下,以後有危險地方(澳門?)都會少去同有所避忌。」

盧慶輝新綽號「刀疤輝」

   盧慶輝日前在澳門蒲的士高遇襲受傷後,前晚與《真情》一眾演員,包括于洋、劉丹、馬海倫、容姨譚倩紅、楊英偉等,拉隊往理工大學綜藝館欣賞《男親女愛》舞台劇,盧慶輝還被劉丹取笑為「刀疤輝」。

獲贈喱膠布

  盧慶輝說:「TVB同事個個都好關心我,容姨送喱膠布畀我貼傷口,等疤唔會凸起。好姨(薛家燕)又介紹我睇皮膚醫生,不過我唔會磨皮!小小傷疤咪算啦!最內疚係要父母擔心,我以後會少去地方,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嘛,我知!」

  下周一(十三日)盧慶輝便返無線復拍《街市的童話》一劇。至於《真情》舞台劇大馬演出,盧慶輝亦會按原定計劃參與。

TOP

盧慶輝負傷返工請罪

  在澳門遇襲受傷的盧慶輝,昨返電視城向《街市的童話》監製請罪,因為他令進度受阻。

 

  只見盧慶輝臉上已沒貼上膠布,傷口已經拆線,他更揚言下周一便可以開工。盧慶輝表示傷勢好得七七八八,強調今次遇襲並不會影響他在月底為《真情》舞台劇演出。

盧慶輝內疚嚇親家人

   盧慶輝昨午二時左右專程返電視城見「街市的童話」監製,展示他受傷的臉頰康復進度,他表示監製會等他額頭傷口拆線及完全康復才正式復工。

  輝仔除會見監製,也有去見過曾勵珍,聽取珍姐訓示,他表示珍姐指出藝人去玩、去蒲無線不會干預,但勸喻他要揀適合場所才去,減低不必要麻煩為主。

   在今次受傷之後,輝仔表示最內疚是令家人、父母嚇著,其中報界用「真情」一次他給人毆打的劇照做報道插圖,親友不知是拍劇集時的採訪造型照,睇到之後甚為驚悸,他再三解釋是拍戲時影的,非現場照片,父母也不太相信,此事令他特別內疚。

  至於復工日期,輝仔表示休息多兩三日便成。

  問到輝仔額頭及耳邊有近三吋的疤痕,是否有破相之虞。他表示耳邊會用頭髮「滴水」掩蓋,額頭的傷口,拍戲時可用化妝彌補,總算不幸中之大幸,未算破相。

TOP

張慧儀祝盧慶輝早日康復

  盧慶輝在澳門因涉桃色糾紛而遭人爆樽圍毆,昨日剛自大馬老家返港的張慧儀,聞悉前度男友遇襲,只語氣平淡地說:「唔回應啦,呢係人私事,我成件事都唔知道,只係飛機上睇報紙至知咋!(咁你信唔信盧慶輝會胸襲人?)唔回應。」 


  記者問慧儀會否致電問候對方?她就說:「冇咁艇痍n,既然你打到電話,咁我就透過記者祝佢早日康復,靜心休養,我唔會刻意打畀佢。」 


  此外,昨晨盧慶輝曾接受薛家燕之電台訪問,家燕曾問他會否就被毆一事而請人替他討回公道?但盧慶輝就說:「唔使啦,當自己唔好彩啦!」而目前盧慶輝的精神相當不錯,傷口痊愈程度也令人滿意。 

盧慶輝一句咩事畀人扑

  盧慶輝在澳門遇襲受傷之後,外界有不少傳言,昨日盧慶輝晨早接受薛家燕的「家天下」節目電話訪問,談及此事因由,他當日是有朋友生日,所以到的士高。當時情況又嘈又多人,當中有人眼神更似服食了藥物。    

 

  期間他到舞池跳舞,由於人逼,與人有輕微碰撞時就只問了一句「咩事」,但未幾已有人樽襲擊他。說到傳他當時是非禮人,盧慶輝話:「我去呢種地方,自己係公眾人物,其實已經好避忌,但唔知點解無可能發生事又發生!」 

    

  盧慶輝話:「佢話打就打,毫無先兆,扑到我前額,縫了七針,而家等緊消腫,醫生話遲再搽藥,就唔怕有疤!」對於傳聞有人要卅萬擺平,盧慶輝完全不清楚,只知事發後朋友送他入院,而事後有人返回的士高,有關人等已走,而他亦在澳門醫院住了兩晚。有傳他平時都鍾意去澳門與何生(賭場)過兩手,盧慶輝話:「我係久不久去Relax!」盧慶輝亦唔想再追究:「唔駛搵番班人啦,算啦,就當自己唔好彩!」 

 

  關於盧慶輝遇襲受傷事件,無線兩大高層曾勵珍、陳灌明都異口同聲;態度一致認為要了解事件來龍去脈才能下定論。

 

  曾勵珍表示,「佢都出院啦,好小事,睇過報紙佢都係傷額頭,(怕唔怕影響形象?)應該唔會,呢始終係私人事,拍劇咁辛苦,都要放鬆自己,後生仔邊個唔去的士高,不過始終係有知名度,都要小心,(佢請好耐假喎?)睇過佢檔期,應該冇問題,(會否開部劇幫溫柳媚?)都要視乎角色,以及柳姐身體情況能否應付!」

 

  另外,藝員分部助理總監陳灌明謂:「Marco事件要了解清楚才可以下定論,(楊恭如幾時正式開工?)與她的經理人文雋都有密切聯絡,相信最快都要到下半年才能開工,(仲有挖邊個當家花旦?)唔一定係女藝員,男女都有興趣,有冇好介紹?」

TOP

盧慶輝返港未毀容

  真情的立生盧慶輝前晚在澳門夜店遇襲,傳來毀容之說;昨日他已在母親伴同下返港,只見盧慶輝兩邊面及額前貼有膠布、臉容略腫。

 

  被問到傷勢時,盧慶輝表示並不嚴重,由於傷口不只一處,故要縫十多針,推翻毀容之說。盧慶輝前晚疑因與當地黑幫發生碰撞,演變成爭執毆鬥,他被多人圍毆,嚴重受傷。

 

  雖盧慶輝未被毀容,但據某報報道,盧慶輝當晚疑因胸襲某黑幫太太惹禍,後再得江湖中人關照,幸免於難。但真實內情為何?則有待局中人分解?

 

  盧慶輝原忙於趕拍《街市的童話》,但所有通告都被迫取消。

盧慶輝傷臉恐毀容 真情藝人深表關注

     無線藝員盧慶輝在本月廿九日凌晨,於澳門一夜店消遣時,被一班年青人“撩”,因他不理對方,竟因此被人教訓,遭人以玻璃鷛傷臉及額頭,後被朋友送往醫院縫針,他自言傷口很腫,所以暫時不會露面。


  與盧慶輝合作《真情》一劇的一班藝員,聽到這個消息各有不同反應。其中郭少癕因開早班未看報紙,她從記者口中得悉此事後,即說:“去什麼夜店,在家打牌就好了,起碼不會品流□雜,如果他不會打牌,我就教他。”少癕又稱,藝人去這種地方消遣實在不便,如果要去最好有一間房,同時要保持清醒,因為就算隔鄰鮝的人發生毆□,自己也可及時彈開。她又謂大前晚才在化妝間見過盧慶輝,對於大家擔心他毀容,少癕道:“不怕的,現時的醫療技朮這麼發達,而且他又是男仔。”


  于洋得知消息後,也有致電盧慶輝,但就找不到他。于洋又笑道:“他毀了容,今後就可以做性格演員了。”


  楊英偉聽到有關消息覺得好恐怖,對於有傳盧慶輝是“撩”女仔而出事,他表示盧慶輝根本不必去那些地方“撩”女仔,因他本身有不少女影迷,而且她們的條件也不錯,但見盧慶輝對她們都十分規矩,相信今次是與他的明星身分有關。而《今夜真情流露》將於月底去云頂演出,并將於月中采排,故他會聯絡對方,看對方能否演出。

盧慶輝夜店被襲 謝天華否認在場

      盧慶輝在澳門出事,有消息指當時謝天華也有份在夜店內,昨日在電視城見到謝天華,他承認自己有去過澳門,他是在廿九日凌晨抵達濠江,落船後即去了消夜,之後便去參加小型賽車,直到廿九日晚上返港,在碼頭遇見記者,才知盧慶輝出事,但在澳門全程均未見過盧慶輝。


  由於謝天華與盧慶輝也熟落,所以對於對方出事,他也嚇了一跳,而且有些害怕,始終不想朋友毀容,因為做藝人是要靠臉孔的。他說:“我今日打了兩次電話給他,但他仍未覆我。”


  他謂以前也有去澳門夜店消遣,但如今當地的夜店雜許多,經過今次事件,他以後也會少去,如無必要就不去。至於他以前登時,可有試過被人“撩”?他謂登□有保安不會有事,但平日就經常被“撩”,而他會看對方是善意抑或惡意而作出反應,善意就笑笑打個招呼,惡意就自己走開。

盧慶輝面腫腫返港母親護駕

  被傳在澳門的士高內,遭十多名大漢爆樽圍毆的盧慶輝,昨日在母親護駕下,面腫腫地從澳門乘船返港,雖然盧慶輝面上貼有膠布,但他仍故作輕鬆地說:「我好好,OK呀!」

  在《真情》一劇中飾演立生而廣為觀眾熟識的盧慶輝,前日凌晨時份與一班圈中好友,到澳門的《別吧》的士高酒吧尋歡作樂時,疑因與當地黑幫發生碰撞,繼而演變成爭執毆鬥,盧慶輝慘被十多人「爆樽」圍毆,導致面部、頸部和手部嚴重受傷,血流如注。

女子聲稱被摸胸

  有消息指出,事發時盧慶輝與張耀揚、謝天華、李子奇和黃子揚等人到《別吧》耍樂,期間有人疑因服食藥物,不停在舞池內忘我地fing頭跳舞,由於腳步不穩,他多次撞向身邊的跳舞人士,其中多名在舞池跳舞的女子更投訴被人摸胸,引起現場一班疑是黑幫人士的不滿,遂與盧慶輝發生爭執,更隨手抓起酒樽扑向盧慶輝,並將他狂毆。事後,盧慶輝到澳門鏡湖醫院求醫,敷藥縫了十多針後即返回澳門文華東方酒店休息。

  記者昨日在港澳碼頭等候多時,終於在下午五時左右發現盧慶輝出現,面腫腫的他左面頰和額頭均貼上膠布,雖然他穿上黑衫黑褲,又戴上黑色漁夫帽和墨鏡,在父母及一名保鑣似的友人護送下急步離開港澳碼頭,但仍被記者一眼認出。

  「一定會同大家講」問盧慶輝傷勢如何時,他故作輕鬆地說:「我好好,OK呀!不過care(照顧)老人家先,畀老人家行先啦!遲我一定會同大家講。」

  記者繼而追問盧慶輝母親,會否擔心兒子傷勢時,盧媽媽亦以一副若無其事模樣說:「我個仔冇呀,佢不知幾好!」說罷一行四人即坐上前來接載的Benz房車,絕塵而去。

好姨憂舞台劇演出受影響

  無線藝員盧慶輝在澳門遇襲受傷,首當其衝受影響的,是他正在拍攝的無線新劇《街市的童話》及即將拉隊大馬及中國演出的《真情》舞台劇。

盧戲分吃重

  無藝員部助理總監陳灌明,昨日接受電話訪問時說:「盧慶輝今日已經同《街市的童話》監製譚朗昌聯絡過,佢呢個禮拜內會暫停工作,不過相信對個劇拍攝進度唔會有好大影響。」

  而「好姨」薛家燕就頗擔心盧慶輝,是否能隨隊到大馬及廣州等地演出《真情》舞台劇。她說:「因為蔣志光要演《男親女愛》舞台劇,我已經搵李龍基代蔣志光,如果盧慶輝都唔演得,會幾麻煩,因為佢都幾重戲。」

TOP

盧慶輝搭訕遭爆樽啞忍縫10

  澳門治安一向較香港差,所以出入夜店、娛樂場所就更加危險。無線藝員盧慶輝昨日凌晨在澳門一間卡拉OK內疑因爭女被襲,盧慶輝當場被爆樽,頓時頭破血流,由黃子揚等友人送入鏡湖醫院急救,結果縫了十針,現時仍躲在酒店不敢見人。

  本報收到澳門江湖中人消息,指昨日凌晨四時,在澳門美副將大馬路新西洋墳場對面的一間卡拉OK,發生了打鬥事件。而事件牽涉演出《真情》「立生」一角而廣為觀眾認識的盧慶輝,在場還有擅演奸角的黃子揚。

  消息指出,盧慶輝昨日凌晨由一班「水×」朋友陪同到達卡拉OK,抵後大家飲酒跳舞,而該班「水×仔」與卡拉OK內打躉的大圈福建幫,一向都是自己人,所以安頓後便到隔鄰「隊酒」,沒想盧慶輝會與福建幫人馬爭執。

錯搭福建幫人馬女友

  現場目擊者透露,盧慶輝在跳舞期間不知好歹向舞池內一名少女搭訕,不知該名少女原來是其中一名福建幫人馬的女朋友,有人指盧慶輝以為自己是明星,見女就「媾」!因此對盧慶輝極為不滿,上前直斥其非。

  女友被「媾」,福建幫人馬於自己「地盤」失威,這口氣實在難吞,於是雙方在言語間起衝突,繼而互有推撞。此時,福建幫人馬眾多,黃子揚等同行者亦不敢幫手,跟韟酗H拿起酒樽扑向盧慶輝的前額,盧慶輝不虞有此一鞳A閃避不及,前額近耳仔中招,即時血流如注。而「水×仔」這時才聞風回來調停,並立即送盧慶輝到鏡湖醫院診治。

  盧慶輝凌晨四時許被送入醫院,雖然此時病人不多,但很快被其他病人認出。由於盧慶輝不想把事情張揚,所以沒有驚動警方,在醫院接受診治後,約清晨六時便離開,返回酒店休息。

盧慶輝公開遇襲另一版本

  本報收到消息後,便馬上派記者到澳門盧慶輝下榻的酒店了解,亦有致電聯絡他。直至晚上七時才找到他,初時他不願接受訪問,但及後知道遇襲事件已曝光,經考慮後再次覆本報電話。

  盧慶輝承認昨日凌晨遇襲,前額近耳邊部位被酒樽擊中,結果到醫院縫了十針,目前傷口仍然紅腫,所以暫時不想面對面接受傳媒訪問,覆電只為了不想家人擔心。問他可有擔心破相,他則輕鬆地表示呂良偉前額亦有一條疤痕,一樣沒有問題,所以並不擔心。

對於遇襲經過,盧慶輝則有另一個版本!

  盧慶輝表示,前天應邀到澳門參加小型賽車比賽,晚飯後便與友人到卡拉OK消遣。在舞池跳舞其間,有一名男子突然走前要求跟他共舞,但他發覺該男子已醉醺醺,故準備避開之際,該男子突然發難,拿起酒樽向他襲擊,因閃避不及而受傷,但他強調自己當時並未飲醉!

待紅腫消退才返港

  盧慶輝還表示,早前更換了電話號碼,相士已批該號碼不好,可能會招致血光之災。怎料,馬上再換一個新號碼也逃不過這一劫。

  最後他還透露會在澳門朋友家中休息幾天,待傷口紅腫稍為消退才回港。據知,盧慶輝在周二有通告,要為無線《街市的童話》開工拍攝,但相信現在要改期。  

無線新劇不會易角

  其實盧慶輝現正為無線劇集《街市的童話》開工,對於此事發生後會否影響拍攝進度,監製譚朗昌說:「今朝佢有打畀我,佢話額頭縫三針,面就擦傷,要請一個禮拜假。佢之前已經拍一戲分,所以唔會有太大影響。(會唔會易角?)唔會,我會等佢返。」

  本報記者昨日致電《街》的男角羅嘉良,他表示Marco受傷對他本身的戲分不會構成太大影響,嘉良說:「我同佢戲唔多,唔知佢會唔會同伍詠薇對手戲多呢?我依家又唔知佢傷勢點,都擔心。(你會唔會問候下佢?)我會查下電話至打畀佢。」

盧慶輝遇襲毀容縫20

  在劇集《真情》中扮演立生的無線藝員盧慶輝,昨日凌晨與一班圈中朋友在澳門一間的士高飲酒消遣時,疑跟一班黑漢發生爭執,盧慶輝成為眾矢之的,慘被十多人「爆樽」圍毆,頭、臉、頸及手部多處受創,變成血人,後由友人送澳門鏡湖醫院救治。據知,盧慶輝之傷勢主要集中在額頭及臉部,縫了廿針,雖無性命危險,但仍有毀容之虞。其在無線之演出工作亦要全部停頓下來。

  據知,盧慶輝昨日凌晨三時許,與一班藝人朋友包括張耀揚、李子奇、謝天華等一同「落D」,期間與人衝突出事。出事現場位於澳門美副將大馬路的××Club,中文名為「×吧」。據知該的士高係由當地「十×K」頭目福×勇開設經營,而福×勇乃崩牙駒「老表兄弟」,在澳門黑道中人緣甚廣,屬重量級大哥輩人馬。

目光似曾服藥

  現場消息稱,盧慶輝與多名圈中友人抵達上址時,同行者還有一位在澳門亦頗有分量、黑幫屬「水×」綽號×少大哥。據目擊者稱,盧慶輝抵時,有人見他腳步浮浮,眼神呆滯,似曾服過量酒類飲品或藥物。

  消息又稱,盧慶輝等人進入的士高後,立即走入舞池跳舞,據稱有人一邊跳舞,一邊搖頭,但由於腳步不穩,多次碰及身邊跳舞人士,雙方發生過輕微衝撞,惟有人依然故我,照搖照撞,引起在場一班疑是「十×K」福×勇的門生不滿,及後又有多名跳舞的「Wet妹」投訴被人故意觸摸胸部,衝突由此而起。

友人不敢援手

  據悉,在現場一班疑屬「十×K」的大漢將盧慶輝揪出,並大聲喝問:「你依家做乜×?」但有人卻大聲回應謂:「你又做乜×?」至此,衝突即告爆發。有多人隨手拿起酒樽兜頭兜臉向盧慶輝扑去,酒樽亦告爆破,其餘數人亦上前圍盧慶輝狂毆,同行之多位圈中人士被嚇得目瞪口呆,不敢上前援助。

  大概兩三分鐘後,盧慶輝已變成血人,頭、臉及手部血流如注,事後盧在友人扶持下乘的士趕往鏡湖醫院,經檢查後,幸未有傷及要害,但額頭及臉部則縫了近廿針。盧慶輝拒絕留院,由友人安排他入住東方文華酒店休息,由於臉部傷口腫得非常厲害,故昨整日未有步出酒店。

黑幫門外晒馬

  消息又稱,事發時盧慶輝的澳門紅顏知己姨仔不在現場,故未能及時制止打鬥。但在事發後,即盧慶輝已被送往醫院期間,有人「吹雞」(班馬)增援,召來一班屬當地「水×」黑幫的人馬在的士高門外聚集「晒馬」,惟經雙方講數後,認為暫時不宜再將事件搞大,同意日後再傾,未再有不愉快事件發生。

  據悉由於雙方同意,事後沒有報警,但澳門警方第三區刑事及反黑情報科,正擬主動插手調查。 

TOP

盧慶輝否認風流惹的禍

    早前盧慶輝座駕被盜,由於他的座駕仍要供會,無車用兼每月仍要供數千元,Marco(盧之洋名)甚為肉痛。有傳Marco今次失車,與他女友多如走馬燈般有關。但Marco氣憤地矢口否認:「傻!邊有咁事!」

    有傳因盧慶輝女友多如走馬燈,有人不忿被「撇」而偷其愛車洩憤。同時保險公司認為,失車一事是Marco人為疏忽所致,可能拒絕賠償。

    對此傳言,Marco否認說:「傻!邊有咁事!實情係因為保險公司認為我將架車泊村口被人偷,唔泊停車場係人為疏忽,所以要查清楚先肯賠償。」

    但據了解,今次不受理的最大原因,實為登記車主不是Marco本人,而是他芸芸女友之中的其中一人。他聽後又續說:「我擁有兩架車,一架係Rover,俾人偷架係Jeep仔(吉普車),登記人都係我,唔係我咁肉痛為乜!因為架車係新車,仲未供完。依家每個月我都要畀幾千蚊出去供『空氣』,真係好唔抵。我住西貢村屋,為方便梗將架車泊村口啦,冇理由要我將駕車泊去尖沙咀有蓋停車場!我依家惟有住架Rover先,慢慢同保險公司傾喇!」

    另外,前晚一眾舞台劇演員回到電視城為《勁歌金曲季選》拍攝宣傳片段,當「億元六合彩」開彩時,好姨等人即齊集化妝間,肉緊地「對飛」。最後其中一注中了四個字,得三百蚊安慰獎。盧慶輝即口快快說了一句:「唔係!我十八個人夾千八蚊,得三百蚊點夠分呀?」謝天華就懷疑地問:「中四個字喎!真係得三百蚊咋?」好姨聽完眾人議論,就笑說:「咪三百蚊叫下午茶囉!叫做個頭彩喇啦。有好開頭,接住落個舞台劇一定掂呀!」  

盧慶輝車子失竊

  盧慶輝早前被賊人盜走了座駕,有口痕友指他女友眾多,因有人不甘被「撇」而偷了他的車洩憤。對於以上傳言,盧慶輝大呼「黐線」!

  盧慶輝表示失車與女友多根本扯不上關係,他最心痛的反而是所失的車並未供完車會,平白要他每月付出數千元來供那部不知去向的Jeep仔!而傳言更指他那部車是用他其中一個女友的名下做車主的,盧慶輝表示若傳聞是真的他就不用每月花數千元供「空氣」而心痛!他表示現時保險公司並未作出賠償,據知是次失車事件是他自己人為疏忽導致被偷所致!

  盧慶輝說,他擁有兩部車,其中一部是Rover,另一部就是失車Jeep仔,而他是居住西貢的村屋,為方便出入自然泊在村口,總不能把車泊到冇雷公咁遠的有蓋停車場吧?所以他現時只好駕駛Rover出入,至於賠償問題,他說正在和保險公司商討,爭取獲得賠償!

TOP

《大囍之家》婚紗禮服花車巡遊,集體結婚真一樣

 

  無線新篇喜劇《大囍之家》,將承接《康熙微服私訪記》於下周播出。昨日特舉行「電車巡遊暨結婚儀式」宣傳該劇,玩到真一樣。 

  分成一對對的演員有呂頌賢配陳妙瑛、蘇志威配袁潔瑩、胡諾言配何嘉莉、河國榮配蘇玉華、盧慶輝則與江希文及姚瑩瑩三人一對,因原本與江希文成一對的李子雄身在加國。 

  眾演員浩浩蕩蕩穿上婚妙禮服,乘坐古董電車由西環巡遊至銅鑼灣,全程60分鐘。更在酒店內進行締結婚約儀式,演員跟足儀式,除交換結婚戒指說聲我願意,還攜手主持切蛋糕及合巹交杯儀式,最後一啤啤的新人各自用不同方式「嘴嘴」,場面逼真又熱鬧,而袁潔瑩假戲真做錫蘇志威,蘇即場滿臉通紅,其餘只是象徵式親親。

TOP

盧慶輝被入稟追討二萬三千元

  盧慶輝昨日被一間財務公司入稟法院,因汽車供款問題而被追討二萬三千四百五十元,而盧慶輝昨午則隨無Y外景隊出發往大西洋城演出《愛心傳萬里》,直至73日才返港。無獨有偶,記者傳呼他緋聞女友張慧儀,傳呼台亦留言機主離開香港,兩人一同出埠認真巧合!


  萬國寶通工商財務(香港)有限公司,在申索書上指盧慶輝在去年三月三日,以分期付款方式購入一部汽車,到今年四月至五月間連續兩個月沒有供款,共欠二萬多元,因而被入稟追討,案件押後至七月十八日提訊。

盧慶輝被追數

  電視藝員盧慶輝疑未有依期繳付供車費用,昨遭萬國寶通工商財務有限公司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回一筆約二萬三千元的逾期供車欠款,下月十八日提訊。


  入稟狀指盧去年三月三日與原訴人萬國寶通工商財務簽定分期付款汽車買賣合約,需每月分兩期繳付供款,直至繳清款項為止。惟盧未繳付本年四至五月的汽車供款。

TOP

盧慶輝登台進賬不少

      盧慶輝有一段長時間沒有曝光,他表示,連續幾個月也是在外地工作,包括拍旅遊特輯與登台,他先後到過內地馬來西亞美國與東歐等地,稍後他又會到美國大西洋城參加《無線愛心傳萬里》的演出。他稱,演出後又會跟《真情》大隊在三藩市登台。

    問他頻頻出外「掘金」,進賬一定不少﹖盧慶輝笑說,只是賺了少少。至於他跟張慧儀早前又再約會,問他兩人感情是否有進展﹖他稱,自上次被偷影後自己已沒有跟慧儀再見面,也差不多兩
三個月也未見過面了。

    他表示,並非刻意迴避見面,只是大家沒有特別聯絡。盧慶輝稱,現在沒有拍拖目標,他跟慧儀並非要復合,大家只是朋友,暫時他亦沒有追求目標。

TOP

張慧儀粉碎復合傳言

  張慧儀與盧慶輝一直否認復合傳言,慧儀昨日出席《影城大亨》宣傳時,再次解釋兩人分手仍是朋友,在工作上有溝通﹐私底下會關心對方,就如早前身體不適,盧慶輝亦有慰問她,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有傳盧慶輝藉與慧儀的緋聞自我宣傳,慧儀坦言有點不滿,她相信盧慶輝為人,加上近期盧有劇出街,才會被誤會自我宣傳。

TOP

張慧儀盧慶輝再度牽手

      去年張慧儀與盧慶輝高調宣布拍拖,不久又閃電分手,其后即傳出各自另有新歡。外界以為張與盧此段感情從此便划上句號,但原來他倆不但仍有來往,且已復合三個月。


  一向以性感形象示人,曾被譽為“阿伯殺手”的張慧儀,年前離開無線回馬來西亞短休(張曾是馬來西亞選美冠軍),返港后即在前度緋聞男友“叻哥”陳百祥幫助下,簽約Star East,演出王晶的大制作《影城大亨》,被力捧上位。


  據知,張回港后,盧即四出替她尋覓居所,平日亦接載對方出出入入,無微不至,兩人仍來往甚密,經常享受二人世界。在盧的苦心追求下,兩人原來已復合三個月。

TOP

與盧慶輝酒店過夜傳復合

  張慧儀和盧慶輝去年閃電拍拖,閃電分手,昨日卻有周刊圖文並茂拍到他們在機場富豪酒店過夜,對於復合傳聞,張慧儀昨日承認他們的確去過酒店,卻死撐租房純粹方便探朋友而已!


  張慧儀和盧慶輝去年閃電拍拖,隨即又宣稱閃電分手,可是昨日有周刊報道二人已復合三個月,上月更相約於機場富豪酒店過夜談心。


  該報道指出,張慧儀和盧慶輝上月二十二日「前後腳」到酒店,當時女方先抵達酒店check in,繼而男方才到,盧慶輝的車子更被拍下通宵泊在酒店外。翌日早上,酒店特別派職員到他們的房間辦理check out手續,後盧慶輝經秘密通道離開取車,並把張慧儀一起接走。


  對於復合傳聞,記者昨日透過電話聯絡張慧儀,她回應說:「其實日係我同盧慶輝一齊去探一對從外地來港朋友,佢淨係留港兩日咋,我為爭取時間同佢見面,索性租一晚酒店房。「晚大家玩夜,我自己返房休息。我同盧慶輝關係直至今日絕對只有朋友咁簡單,做朋友平時都有通電話食飯,關心純粹租房手木對方!」


  記者再致電盧慶輝,惟直至截稿前仍未回覆。

TOP

姚瑩瑩怒摑盧慶輝

盧慶輝同姚瑩瑩日清水灣三育中學拍《大囍之家》,劇情講盧慶輝同姚瑩瑩行婚禮,點知瑩瑩中途拒婚,重盧慶輝一巴。呢場戲只係借位拍,「打」好幾次,瑩瑩冇真係落盧慶輝度。

TOP

盧慶輝潘芝莉攜愛犬籌款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寶寶千禧之人狗百萬行》,昨日於沙田馬場舉行籌款活動,主持開幕禮的包括有盧慶輝、潘芝莉等人,現場又有數百名狗主帶同愛犬到場。


  盧慶輝及潘芝莉亦帶同自己的愛犬參加此次百萬行活動,並為愛護動物協會籌款,確實是一舉兩得。記者問Marco(盧之洋名)其愛犬有否趣事時,他說﹕「冇,平時也很乖的。」話口未完,狗仔已在地上來個方便……更大放異味,搞到Marco一臉通紅,十分尷尬。而潘芝莉則用一個「懶」字來形容她的小狗津津,以記者所見,津津果然驕生慣養,全程一步也沒有行過,一直都是由主人潘芝莉抱住不肯落地,真是難為了佳人﹗

TOP

盧慶輝向雍正學習

  在最近舉行的“廣州慈善之光”晚會上,多個香港藝員出現在廣州市民面前。有一個人,不少觀眾一見到就會問:“立生,你的腳不跛了?”這個人就是在《真情》里扮演命運大起大落的醫生唐立生的盧慶輝,是“好姨的兒子”。 


  到了台下,盧慶輝笑著告訴記者:“我和薛家燕平時都像是兩母子,因為朝夕相處時間有三年多,有時比真正的母子倆更好。”聲稱自己不善于溝通的盧慶輝覺得,在《真情》大家庭里最大的收獲就是學會了怎樣待人處事。那《真情》的形象會不會限制了他以后的發展呢?盧慶輝馬上給記者拿出一張劇照───貼著胡須的古裝照。“這是我在下一部電視劇《碧血劍》中的扮相,你看我這個王爺‘多爾袞’像不像?”接著擺出一副“威嚴正坐”的樣子。 

  談到角色的設計,盧慶輝興致大起,“與年輕老實的醫生有很大不同,王爺多爾袞三十多歲,頗有心計。此外台詞方面要說得有板有眼,開始時很不習慣。”他大贊前段時間在港播映的電視連續劇《雍正王朝》,讓他學到很多東西。

TOP